【聯合報/許榮哲】

上星期我到新加坡,針對華語文的教師,做「文學與電影」的講習。

其中,有個段落是以魏德聖兩分鐘的《賽德克‧巴萊》預告片為上課範例,
放映之前,我告訴大家,這部影片讓我淚流滿面,待會兒它也會讓各位淚流滿面。

看完第一遍後,現場觀眾雖然反應不錯,但距離流淚還有段距離。

我說:「那是因為我們看到了不一樣的東西。」

隨後,我提了影片中的兩個問題:

一、為什麼日本軍人倒下之後,對著天空說「好漂亮」?
二、為什麼賽德克婦女要說「我們先去彩虹的另一端等著你們」?

隨後,我請大家看第二遍,並特別注意上面這兩句話之後接的鏡頭。

日本軍人說完「好漂亮」之後,下個鏡頭接的是漫天的櫻花。

這是一個不合理的情節,重傷死前應該說些痛、後悔、想念愛人之類的,沒想到他居然說「好漂亮」。

不合理的地方,就是別有用意。

櫻花是日本的國花,象徵武士道精神,人在最美好的時刻,就應該壯烈犧牲,
就像櫻花在開得最漂亮的時候,就落了下來。

正是這樣的武士道精神,開啟了日本的侵略,所以下一個鏡頭,就是漫天的砲火。

至於彩虹,賽德克族(原是泰雅族的一支)是個信仰彩虹的部落,
他們相信生前良善,死後就能通過彩虹橋,得到靈魂的永生。

所以「彩虹橋」象徵了死亡。

正因此,說完「我們先去彩虹的另一端等著你們」之後,連續三個鏡頭分別是小孩哭著:
「祖母,你怎麼不要我了」、「祖母上吊自殺」、「母親把繩索套在小孩脖子上」。

因為不願成為男人作戰時的牽掛,於是老弱婦孺集體在大樹上吊自殺,
提前到彩虹橋的另一端等候戰死的男人。

觀眾驚呼之際,有人眼眶紅了。

看完第二遍之後,我告訴大家這部片背後的故事。

2003年,從沒拍過電影(劇情長片)的魏德聖花了兩百萬拍了五分鐘的短片,
希望募得七千萬拍《賽德克‧巴萊》。

但終究落了空,從邏輯上來看,非常合理,沒人願意冒這麼大的風險,投資一個電影新人。
最後魏德聖窮盡一切借了三千萬,先拍了小成本的《海角七號》,
並贏得國片史上最高票房,四億五千萬。

在國片低迷的時代,一千萬就算賣座了,四億五千萬是一個完全不可能的任務,但魏德聖辦到了。

《海角七號》成功之後,魏德聖回頭拍《賽德克‧巴萊》。

在台灣賣座的極限幾乎就是四億五千萬,他卻花了七億拍片,
所以不管賣得再好,都注定會是一部賠慘的電影,但他告訴大家:這部片能賣到十一億。

我告訴新加坡的朋友,在任何時刻,這都是一句大話中的大話,簡稱癡人說夢,
但因為他的名字叫魏德聖,一個鐵一般意志的男人,所以島上的人沒人懷疑他的話──
每個人都相信這部片能賣十一億。

看完第三遍《賽德克‧巴萊》預告片之後,
這一次新加坡朋友一個個淚流滿面,因為那滲入了彩虹的血與夢想的汗。

許多年後,這些新加坡朋友會忘記彩虹橋,忘記賽德克‧巴萊,
但他們不會忘記在台灣曾發生過這麼一件事:一個人用他的夢想,改變了島上所有人的現實邏輯。

http://mag.udn.com/mag/reading/storypage.jsp?f_ART_ID=333431



eva8shar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