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1000175.JPG 

『昨晚承承醒了二次,哭了幾聲,沒說喝奶的事,我問承承要喝豆漿嗎?一口答應說好!喝了一口馬上又睡著,醒來的二次都這樣,超乖的!但一早起來就哭了一下,說要喝ㄋㄟㄋㄟ,我沒戴眼鏡,他也睡眼矇矓,一邊叫著媽媽喝ㄋㄟㄋㄟ,嘴巴就要湊過來,惠雯姐姐說:媽媽去日本了,承承馬上回答:媽媽回來了啊!我趕緊戴起眼鏡,將他喚醒,好險!,差點就失身了。

好好放空休息一下,難得機會可以一覺到天亮,好好的睡個幾晚啊!』在京都的第二天,姑姑傳來這一通簡訊,看起來,第一晚是安然過關了。為了讓母乳能持續分泌,避免回國後斷糧還得重新追奶,身在異國的我所能做的就是將母奶擠出來,但承承早就不喝瓶裝回溫的母乳,所以也不需加以保存。只可惜量不夠,不然可以泡個母奶浴、滋潤一下自己的皮膚。之後的三天,每晚都是報平安的喜訊,而當我利用晚上盥洗時順便擠奶,『是不是真的就要離乳了呢?』心裡常默默的浮起這樣的聲音,但不知道為什麼卻伴隨著一點點的哀愁!

結束愉快的日本五日遊,眼底盡賞關西的美景之餘,懷抱著對兩個孩子的依戀及滿滿的愧疚踏進家門,此時的承承仍在迷迷糊糊的睡夢中,待他真正醒來後,我屏息以待:『媽媽,是媽媽捏!』承承高興的喊了出來,我原本以為下一句是『媽媽,抱抱!』萬萬沒想到,卻是那句我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『媽媽,喝ㄋㄟㄋㄟ!』,果不其然,已經停工五天的乳頭,經過承承補償性的狂吸猛吸,又~破皮啦!

第一次離乳計劃,宣告失敗!

eva8shar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